电话号码“标记”乱象,根本原因何在?

2018-02-06

 当前许多用户反映,自己号码被莫名的标记成了“骚扰电话”、或“某某中介”等,给自己日常生活和工作带来许多困扰。而且这并不是个例。对此我所高级合伙人滕立章律师接受记者采访。

 滕立章律师认为这种号码被标记存的意义存在积极意义和消极意义两个方面。积极意义表现为:可以使手机用户在电话接通前事先知晓来电者身份信息,根据来电信息提示可以决定是否接听此来电;同时对号码进行标记,可以从某种程度上减少一些不良来电对机主造成的困扰。消极意义在于,对号码进行标记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骚扰电话”的打扰。号码被标记可能存在被恶意标记的困境,这些反倒造成对机主的名誉权等的侵权,或为不法行为人利用,存在泄露机主个人信息的风险,造成重大安全隐患。

号码很容易被标记,而且号码一旦被标记,取消却需要较为复杂的程序。比如需要提供号码使用人身份证正反面照片、近一个月的通话记录或者与电信运营商之间签订的服务协议等。对此许多用户表示,要求用户提供如此多的证明文件对于作为申诉人的用户来讲义务过重。那么义务是否真的过重其实这个很难评判一般情况下,很多骚扰电话的手机用户是使用虚假姓名登记的,没有真实履行实名登记义务。而且一般的标记软件,用户想标记“骚扰电话”,一般是需要接到这个电话号码拨打电话后,才能标记。被十人非有意错误标记的情况其实也并不容易发生,虽然还是会有被恶意标记的受害者,但是给申诉者附加一定的义务还是必要的。

但无论如何,号码被标记总是会对一些无辜者造成一定困扰。怎么避免伤害无辜?提供此标记技术的软件公司的做法是否得当?面对这样的争议,有何解决方法

我们认为,单纯从软件公司现有的业务模式看,软件公司有必要对相关做法加以完善。如对于恶意标记者,应当采取一定的惩罚措施,比如恶意标记达到一定数量,对其添加“恶意标记者”标识;或者将恶意标记者信息通知被害人,由被害人对其提起侵权之诉;或者在用户合同中明确标记者的义务,对恶意标记的行为提起违反合同之诉等等。

另外,机主号码被标记后应有被告知的权利(这种告知应该是非即时,但可以定期告知,比如一个月),以及获得申诉的快速通道来进行维权。如果属于遭受被恶意标记的情形的,应当为申诉者及时予以消除标记,并为机主维权提供有效的帮助。

同时,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第七条规定,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移动智能终端的基本功能软件是指保障移动智能终端硬件和操作系统正常运行的应用软件,主要包括操作系统基本组件、保证智能终端硬件正常运行的应用、基本通信应用、应用软件下载通道等。终端中预置的实现同一功能的基本功能软件,至多有一个可设置为不可卸载。因此建议,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认真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对于不属于移动智能终端的基本功能软件或程序,设置为由用户自行选择利用或者卸载,而不能利用法律漏洞逃避法律责任。

综上,标识“骚扰电话”与“恶意标记”,表面上看是标识软件与恶意标记受害者之间的矛盾,但实际上问题的根本还在于如何治理骚扰电话。标识软件的出现,只是在骚扰电话治理不力背景下的无奈之举。我们去讨论如何标识,如何防范被害人实际上是没有必要的,是忽视了问题的根本所在。

对于电话营销缺乏必要的法律限制对于骚扰电话缺乏明确的法律惩治标准,是骚扰电话一直难以根治的主要原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