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网络股权转让何以引来激烈争夺?

2018-02-28

                                                        作者:雷腾律师



春节前的212日,基础电信运营商中信网络49%的股权被拍出了78.177亿元的“天价”,成交价格接近起拍价13.377亿元的6倍。北京应通在与鹏博士的竞争中最终胜出。按照此次竞拍加价幅度3000万元计算,鹏博士的出价也达到了77.877亿元的高价,但最终鹏博士未能再次加价,退出竞争。此次鹏博士的败北,客观上受制于上市公司的并购程序规定,当然鹏博士也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并购策略规划。从与转让方长时间的谈判到并购程序的协商,从竞拍前的股东会表决程序、内容到竞拍前控股股东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恐怕只有鹏博士自己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引起两家公司激烈争夺的中信网络股权转让,为何制定的底价只有13.377亿元?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这个底价是怎么来的?按照国有产权转让相关规定,如果不是 “搅局者”北京应通出现,而只有鹏博士一家意向受让方,鹏博士将会以协议成交的方式,以13.377亿元底价成交。显然这个价格是鹏博士与中信网络原股东之前沟通过的价格,这个价格应该是以某种标准评估的价格。这个价格的高低以及是否公允我们现在不去评论。但是很明显,北京应通的搅局,国有资产是其中的一方受益者。


据行业内人传说,除了北京应通,其实还有多家企业意欲参与“搅局”,只不过当时不知道从哪里流传出一种说法,说鹏博士已经拿到了行业主管部门的一个参与并购的资格批复,其他企业无权参与,于是很多企业不明所以打了退堂鼓。


那么中信网络到底有什么价值能引来如此多的关注呢?中信网络的核心价值就是两个,一个是奔腾网,一个是网络元素出租、出售牌照。对于通达全国长度32000公里的奔腾网来说,在如今寸土寸金及公众权利意识空前觉醒的今天,想复制重建此类骨干网难度可想而知,其通信管道的存在本身就是巨大价值。而网络元素出租、出售牌照是合法从事骨干专线、城域网、电路、带宽等基础电信业务的通行证。中信网络的这两项核心资产就像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它的价值多少取决于评判标准是什么,如意金箍棒也只不过是13500斤的玄铁,按照卖铁的价格,最多也不过万把块。但若看到孙悟空凭借它搅天撼地的时候,你还会如此评判吗。行业内人士均知,这个牌照的真正效应并非单纯的专线出租、出售那么简单。


这里面有个问题,中信网络为什么拥有此重要资产却连年亏损?个人认为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国企的僵化经营体制问题,此经营许可未能发挥其应有效应,其二是网络元素出租、出售非法经营市场泛滥。包括P公司、A公司、T公司等知名通信、网络公司在内诸多企业公开地非法从事专线、长途带宽转租、城域网等业务,是行业共知事实。


然而这一切正在发生改变,2017117日,工信部发布《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工信部信管函【201732号),决定自即日起至20183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一批涉嫌非法自建传输网络、非法转租宽带资源、开展非法跨境电信业务的严重违规企业被列入调查查处名单。


过去,作为国有企业的基础电信企业,对于非法运营市场基本表现的有心无力,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有力无心,民营企业入局基础电信行业,这潭浑水的平静恐怕难以维系了。一些企业或被整顿,或被基础电信企业收编,恐怕也是无法逃脱的宿命。


北京应通虽然成立时间只有一年多,但是从它正在申请及已经获取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资质看,此次的竞拍并非随性而为,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除正在申请的经营许可外,其已经获得审批的两项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范围包括20余个省/直辖市,基本覆盖全国,新设企业很少有如此申请并获得经营许可的,很明显,北京应通心里早就有一盘很大的棋局,如今入局基础电信领域后,这个棋局必然会进一步放大,现在这个棋局的边界在哪恐怕只有他们的决策人清楚。


有人说北京应通的背后是易联众,但比较易联众的市值和此次收购的大手笔,易联众恐怕还装不下应通真正的梦想。当然易联众借助应通资源发展点医疗云之类的小小协同,还是有可能。


至于鹏博士,梳理其现有业务就会发现,此次恐怕不止失去进军基础电信行业的机会那么简单。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